【小说】杨秀高:一串金项链 - 天峨原创 - 天峨县人民政府网

【小说】杨秀高:一串金项链

2018-10-15 15:33:00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伍群 责编: 浏览:

金梦思常从金店门前走过,不是路过,而是绕道从这里上下班,每次走过总不忘往金店看上几眼,因为她实在想拥有一串金项链,可她却没有那个命。她在一家饭馆打零工,每月只有几百元收入,丈夫是一个搬运工,为人老实本份,一个月也只有近一千元收入,除去生活费、房租、水电、电话和气等费用,所剩无几,几乎属于月光族类型家庭,要想买一串金项链实在很难,最贵的东西就是两百元买来的特价智能手机。

美如天仙家境贫寒

金梦思长得漂亮,头发乌黑柔顺,柳叶媚,双眼皮,大眼睛,鼻子高挺,不大的嘴和整个脸型正好和谐相配,身材婀娜,曲线优美,尤其皮肤细嫩白皙,如果什么也不穿,站在雪地里,很难分辨是人是雪,是超自然的美女,走在街上更不用说回头率了。

由于长得漂亮,24岁的年纪,常常得到许多朋友以及来饭店吃饭的客人夸赞,但时间长了,她觉得自己很委屈,作为一个女人或者说长得像她这样有点姿色的女人,她觉得她是三光女人,即耳上没有耳环,颈上没有项链,手上没有手圈和戒子,再看看其他女人,哪个不穿金带银,更觉得老公无能,连当年结婚都没有一枚戒子带在手上,虽然婚前老公曾给她买过一枚18元钱的银戒子,但含银量不高,一次劳动不小心就碰断了,每当想起这件事她就很生气。凭金梦思的姿色,嫁一个干部或者一个有钱人家应该没有问题,但由于她家庭贫寒又在边远山区,加上当年高中时又没能考上大学,心情低落痛苦,是同村的石忠情走进他的生活,给她安慰,给她爱和温暖,给他生活的希望,加上两家相隔不远,门当户对,有什么事两家可以互相帮助和来往,所以她也就同意了,石忠情也曾是落榜高中生,身材还算高大,但为人老实本分,几乎是个与世无争的人,对金梦思他百依百顺,关爱备至。在别人、邻居的眼里,石忠情是个好男人、好丈夫,虽然没有什么钱,但他很爱老婆、很爱家,以前金梦思也这么认为,但现在却不一样了,反而好象总觉得自己这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。

认识卢坚挺

那天,和以往一样,饭馆里没有几个人,金梦思洗完碗筷后,正忙着擦桌子,坐在另一桌吃快餐的卢坚挺忙过来和她打招呼,卢坚挺是某局的副局长,因男女关系刚从外县调来本县不久,已经家有贤妻,并育一子,他大约三十二岁左右,长得帅气,是属于那种小白脸型的男人。其实卢坚挺刚走进饭店的时候,他都已经注意金梦思了,注意她纯朴的气质和容貌,更喜欢看她那丰润的屁股。他笑着对金梦思说:美女,你老公怎么舍得让你来做这样的差事?金梦思叹了口气说:哎!命啊!我们的命苦啊!卢坚挺接着说:真是浪费人才啊!那还不换个工作?金梦思看了一眼卢坚挺也笑着说:找不到啊!你帮我找啊?简单的两句话,却击重了金梦思的某根神经,就这样眉来眼去他们聊了很久,而且谈得非常投机,谈到最后,似乎彼此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,分开的时候,卢坚挺还教她怎么使用微信,他们互相加了微信和电话号码,卢坚挺还对她说:以后有什么困难和需要,尽可以找我,我尽最大努力帮忙。

出轨

第二天傍晚,金梦思的丈夫扛水泥装车还没回来,她也刚回到家洗完澡,卢坚挺就发来微信邀请她去吃饭,并说开车来门口接她,她打扮一下就出去了。那是她第一次坐小车,而且是坐高级宝马轿车,卢坚挺把她带到县里最好的五星级大酒店,安排一个浪漫包厢,点了名菜,和她一起共餐,那夜她也非常开心,因为那是她长大以来最高档次的享受。之后的日子里,卢坚挺只要一有空就微她或者打电话给她,经常邀请她一起散步,一起逛公园,逛商场,另外还经常买一些礼物送给她,当然少不了名牌衣服,她觉得她和卢坚挺在一起才感觉到真正快乐,才像人过的日子,也才是她想要的生活。但让她最感到幸福的是在相识三个多月后的一天夜里,卢坚挺带她到金店里,帮她买了一颗8千多元的钻戒,她实在太感动了,那是她梦寐以求的东西啊!掉下了动情的泪水。她终于成了二光女人而不是三光女人了,也是那夜,她在卢坚挺的花言巧语下投入了他的怀抱,在那五星级的大酒店里把身体的给了他。卢坚挺虽有妻室儿子,但他生性好色,又两地分居,人常说:远水救了不近火。其另外一层的含义是:远处的老婆无法解决外地丈夫烈火般的欲望。加上金梦思的老公是搬运工,做重活,下班又夜,回到家都已经筋疲力尽了,那还有什么心思做夫妻之间的那点事,可以想象即使是有,次数自然很少,质量也不高。因而现在的金梦思和卢坚挺却像两团熊熊的烈火,紧紧的捆绑在一起。

发生了这样的事,金梦思却很会演戏,在家她没让丈夫看出什么特别,刚开始她也觉得有些对不起丈夫,毕竟是第一次出轨,但想想卢坚挺有头有面又有钱,人才又好,能让她高兴快乐,选择幸福有什么不对?谁叫老公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,时间久了也就成了自然,也就没有什么对得起与对不起了。但这一切金梦思的老公石忠情却蒙在鼓里毫不知情,总认为老婆早出晚归是加班,也是为了家。有天晚上,金梦思被卢坚挺微了出去,两点多钟都还没回家,电话又关机,石忠情怕老婆饿了,做好饭菜在门上挂了张字条,上面写着:老婆,饿了吗?菜在锅里还是热着,自己吃吧!然后才安然入睡。哎!女人啊!心一旦飞了,再挽留就很难留得住了,自从她跟了卢坚挺以后,对丈夫更是冷落,即使丈夫怎样对她好她都觉得丈夫烦,还骂她写字条是多此一举,自作多情,经常指责丈夫无能,结婚这么多年连一串金项链都买不起。

怀孕起诉离婚

时间长了,一不小心金梦思已经两个月没有例假了,身体在变化,金梦思知道怀上了卢坚挺的孩子,当然卢坚挺并不知情,金梦思心想:肚子会一天天变大,纸终究包不住火,事情迟早也会暴露,不如干脆和那无能的老公离婚,嫁给卢坚挺算了。一天她找了律师,写好了协议书,晚上她终于鼓起勇气跟老公说了她跟卢坚挺的事,要他一定签字离婚,还说:如果爱她就放她走。一向不善言语、为人和善、忠心恳恳的石忠情这才明白妻子早出晚归的原因。一直借口还年轻不忙要孩子的妻子,这下却怀上了别人的孩子,听到这个如晴天霹雳的事实,不知石忠情的心是否有滴血,有多痛苦,有多难受。但他始终不签字,他想留住妻子,留住这个曾经幸福十年的家,他还说:只要你今后不再和那个姓卢的好,我仍然爱你对你好。但金梦思强烈要求他签字,见傲不过妻子,他匆忙进房间找了多年的积蓄甩门出去了。

丈夫遇车祸

深夜2点多,石忠情带着满身的酒气和烟味,敲开了一家金银专卖店的门,拿出了多年来省吃俭用的积蓄,卖了一串3千多元的金项链,东倒西歪疯狂的往回跑,他一边跑一边喊:老婆啊!你不就是要金项链吗?我已买得了,你不会再跟我离婚了吧?跑着跑着,跑到了十字路口,然而天有不测风云,一辆急驰而来的轿车把他撞倒了,他的生命也在这一刻永远停止了呼吸,据说这个司机也是酒醉驾车。

第二天天刚蒙蒙亮,金梦思电话响了,她以为是卢坚挺打来的,一接,才知道是交警队打来的,说她丈夫被车撞死了,让她赶快到现场认定,于是她慢慢的赶到事发地点,只见丈夫脑浆摒出,满地是血,血肉已模糊不清,但她还是认出来了,然而她却没掉下一滴眼泪。哎!人常说:一日夫妻百日恩,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啊!金梦思呀金梦思!你怎能这样歹毒,这样无情啊!心肺是否早已和狼、狗交换了啊!

发现金项链

第三天,金梦思把老公的尸体拉回乡下老家,为丈夫简单办理后事,在准备下葬的时候,她打了个电话给卢坚挺,她说:我老公现在已经死了,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,现在你是我唯一的希望,把事情办完我就回去跟你结婚,听了金梦思的话,这可把卢坚挺吓坏了,因为他就是因男女关系被从外县调来的,从一个副处降到正科,国家又抓得严,风声不妙,如果这次再出事,不说官帽子,就连工作都可能难保了,犯的可是通奸罪和重婚罪啊!于是他严厉的对金梦思说:肚子里的孩子你自己弄掉,我早已结婚过了,孩子都已上小学了,你就别想那么多了,我们都是有家的人,我们都是玩玩而已。听了卢坚挺的话她一下软了,好像掉进了冰冻的水里,从头冷到脚根,没想到一直认为能给她幸福和希望的人早已家有贤妻,竟是如此绝情,原来一直都在玩弄感情,玩玩而已。也就在此时,农村有个习俗,就是在准备往棺材上堆土之前进行清棺,也就是把棺木里的尸体摆正,整理衣物,也让亲人看最后一眼。此时,金梦思却忽然发现丈夫手里一直紧紧的攥着一样东西,打开一看,发现是一串金光闪闪的金项链。此时此刻她才明白,原来丈夫是为了给她买金项链而才出的车祸,此时也才良心发现丈夫是如此的爱她,她拿起金项链忽然抱着丈夫的尸体跪坐在棺木旁痛哭了起来,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滴,那哭声是凄惨的、悲伤的、是撕心裂肺的、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。她边哭边数落:老公啊你醒醒啊!是我害了你啊!我不是人,是我对不起你啊!我不值得你爱,我不该背叛你啊!结婚这么多年来,你是那么爱我,我却不能用同样的爱来回报你,还经常怪你,是我害了你,是我害了你啊!如果下辈子有缘,我还做你老婆,慢慢偿还你啊!你听到了吗?你醒醒啊老公,是我害了你啊!。

精神分裂喝农药

一连几天,她一直在坟边哭,村里人劝她,她也不走,她没有要那串金项链,也许她认为她没有资格要,也不配要,而是把它挂在丈夫的墓碑上。几天来她粒米未吃,滴水不喝,她精神开始分裂了,于是在村子里东走西走,每走一步都指手划脚骂自己不是人,骂自己没良心。不知她是否还有记忆,一天,他走到了她和丈夫曾经种过玉米的地方,那里已长满了杂草,已经很荒凉,她找到了她曾经收藏的一瓶名叫滴滴味的半瓶农药,似乎很口渴似的一口喝光,就这样不一会儿的功夫,她也永远的倒下了

之后连续几天,村子里又恢复了平静,没有太阳,被雾气笼罩着,能见度很低,下起了丝丝小雨,虽然有些黑暗,但挂在石忠情墓碑上的那一串金项链仍亮着亮光,没有人要它,也没有人敢要它。